河北邯郸馆陶县柴堡镇西庄村
本站网址:
307101.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本村动态

河北邯郸:馆陶化工园区被指污染扰民(图)

发布时间:2015-01-19 20:10:47     阅读:41 举报
环评、土地手续存疑
环评、土地手续存疑

  本报记者 刘永 邯郸报道

  沿着309国道向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走去,到寿山寺乡麻呼寨桥时,在桥边上可以看到一个大牌子,写着河北省经济开发区(河北馆陶新型化工产业园区),在牌子下方有几句醒目的标语:布局合理、产业升级、绿色环保、循环经济。

  然而,这个“绿色环保”的化工产业园区却因污染问题引发村民的强烈不满。村民们认为,他们每天晚上要忍受化工园区排放的难闻气味,其生活质量严重下降,农作物产量减产。

  不仅如此,这样一个省级开发区,在环评手续和土地手续上,还存在着诸多疑点。有消息称,麻呼寨桥东原本有基本农田保护碑,后来被拔掉。从现场调查情况来看,园区涉嫌以租代征。

  而馆陶县国土局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回应,园区所占土地全是建设用地,而非耕地或基本农田。但是国土局以领导和相关科室人员赴省会石家庄开会为由,截至发稿,未向记者出示相关用地手续。

  化工企业或未按时开启环保设备

  村民饱受化工污染之苦

  “河北馆陶新型化工产业园区”几个大字矗立在309国道旁,河北邯郸馆陶县寿山寺乡麻呼寨桥附近,牌子最下方还写着“布局合理、产业升级、绿色环保、循环经济”等字样。

  偌大的化工园区入驻12家化工企业,本来就显得空荡,加上最近半个多月的停工,让这个园区显得颇为荒凉。

  而在它生产时,对馆陶、广平、曲周三县上乡镇村民的生活带来深刻影响。为此,2014年12月21日开始,三县三镇村民集体抗议园区排放有害气体。

  化工园区虽然在馆陶县境内,但是毗邻曲周、广平两县,曲周与馆陶以一条青兰高速隔开。园区开工建设5年来,附近村民认为,化工厂降低了他们的生活质量和农作物的产量。

  2014年5月,村民来到馆陶县委县政府,要求就化工园区污染给个说法。

  此后至少一两个月内,确实没有发生过刺鼻气味。然而2014年6月之后,味道又重现,并且越来越大。

  曲周县北寺头村多名村民告诉记者,化工厂让他们“受够了”。味道大的时候,即便是睡在被窝里并且蒙着头,也仍然被熏得受不了,“钻脑袋疼”。一名村民说,那种味道既接近于农药味,混杂着一股臭味,还有一股腐尸的味道。通常在晚上开始排放,早上六七点味道开始消散。

  2014年12月21日晚上7点钟,曲周县东路庄村民打电话给馆陶县环保局反映味道再次出现,馆陶新型化工产业园区环保监察中队队长刘文华来到现场承认有味道,并认定系由福德化工某台机器操作出现失误所致。

  福德化工是一家年产1000吨特戊酸、特戊酰氯的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其年销售收入3亿元,利税3620万元。

  村民称,刘文华以回去抓紧处理为由离开,但是第二天气味反而更大。村民再打电话却无人接听。不过刘文华却称自己并没有闻到刺鼻气味,也没有再次接到电话,并且自己也一直在现场“跟老百姓做解释工作”。

  2014年12月26日上午,以曲周县东路庄、西路庄和北寺头三个村为主的村民陆陆续续走到化工园区,希望引起园区和政府层面对园区污染问题的重视。

  2015年1月7日下午两点钟左右,为了维护权益,三个县的部分村民走上横亘在馆陶与曲周之间的青兰高速,致使过往车辆不得不停下,绵延数公里长。在僵持了两个多小时后,村民与政府达成了协议,才结束了这场高速大堵路。

  “棉花幼苗刚长出来,就出现叶子大面积的枯萎。”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正常年景一亩地产700斤,而最近几年能收获300斤就不错了,还有许多棉花田绝收。一部分村民放弃种植棉花改种小麦等农作物,但是产量依然受到影响。

  相比农作物受影响,村民们更关心身体健康。

  一位六旬老人告诉记者,她两个分别为5岁和6岁的孙子,在附近化工厂放气时,就会呈现出气喘得上不来的症状,去医院看了多少次都没有效果,在吃饭时也经常呕吐。

  刚出生两个月的张庆阳在出生一个月后,即开始呕吐、发烧,去医院检查后得出急性支气管炎的病由。而肺气肿和呼吸类疾病,在北寺头等村庄极为“流行”。

  北寺头村村民反映,他们村这几年去世的十多个人都患癌症。而馆陶县一个村庄据说查出两例白血病案例。

  北寺头村在2014年的新农合医疗保险费用高达130多万元,位列曲周县第一名。一名乡干部告诉记者,这高于正常水平的数倍。

  村民表示,并非没有走正当的沟通渠道。早在多年前村民们就将情况反映到环保局、乡政府和馆陶县相关部门,但结果一样都是石沉大海。

  许多村民总结出经验,在上级部门检查时,企业并没有排放刺鼻气味。鉴于此,村民猜测企业内部有防污设备但是平时选择性使用。

  多个村庄村民向记者表示,有企业将污水排进厂区内500米深井内。有传闻说这个说法来源于附近村民在企业内上班的员工之口。记者尝试寻找见证者,但没有结果。

  不过有村民表示,的确知道一些企业将废弃的化工废料埋在地下。

  污水处理厂的一名员工告诉记者,污水处理厂是在2014年6月份才正式开始运营的。

  那么,在此之前企业的污水是如何处理的呢?刘文华告诉记者另一个说法,企业都有自己的污水处理厂,污水经过处理后才会流入园区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污水处理厂在2012年12月试运营,2013年12月正式验收—即使在这个时间点启用,也意味着部分企业在这之前开工生产无法使用污水处理厂。

  化工园区是否经过审批和环评呢?馆陶县环保局的答复是有手续,不过截至发稿,馆陶县环保局并未向本报出示任何相关手续。邯郸市环保局也对本报记者的采访表示沉默。

  园区用地合法性存疑

  2008年8月,邯郸市启动“退城进郊”,在馆陶县西沙河建立新型化工基地。这无异于是赠给经济基础薄弱的馆陶县的一份厚礼。

  馆陶县政府对招商引资可谓“饥渴”,从2005年就出台了系列优惠政策:固定资产投资在2000万元以上的,实行“零地价”;引进无偿资金者,按引资额的5%~20%予以奖励。但是即便政策优惠多多,也缺少优质和大个头企业进来。

  2009年11月,邯郸市馆陶新型化工园区举行总投资41.4亿元的5大项目集中开工奠基仪式,《邯郸日报》报道称“标志着该园区进入了大招商、大建设、大发展的新阶段”。官方披露目前入驻的12家企业年销售额是166亿元,利税6亿元。

  邯郸市人大还远赴浙江、上海等地考察发达地区化工园区和基地、企业。考察结束后提出三点建议:专家释惑,产业升级,提高门槛。

  馆陶县聘请国家权威专家组成评估小组,做到三个不要:投资亿元以下的项目不要,有臭味的项目不要,污水色相度高、处理难度大的项目不要。

  不过馆陶堵路的事件发生,证实了看似美好的努力与实际情况相距甚远。

  昔日规划中将优化资源配置的化工园区,因为环保问题而成为烫手山芋。村民的态度很坚决:“如果污染化工厂再生产,还会再去堵”。

  2015年1月14日,刚刚从邯郸市政法委书记履新市委副书记的崔永斌协调召开三县村民代表会,做出三个表态:环保设备不达标不开工、科学检测机制没建立不开工、三县互信机制建立之前不开工。

  除了因环保问题引发村民对生存环境的抗争,化工园区本身合法性也存疑。


  以生产盐化工和精细化工为主的馆陶县新型化工工业园区,所占用的上万亩土地分别来自寿山寺乡的庄固东村、庄固西村、古高庄村、武高庄村和麻呼寨村。官方将化工园区所占土地描述为“沙荒地”“黄沙薄地”,但是记者接触到的多位村民表示都是可供农作物长势良好的耕地;且征地时没有召开村民会议,也没和村民签协议。

  有消息称,麻呼寨桥东原本有基本农田保护碑,后来被拔掉。

  从现场调查情况来看,园区涉嫌以租代征。庄固西村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告诉记者:他家的耕地自2000年起被园区征用,村委会每年都会按每亩地1000元钱的标准打到他卡上。

  而馆陶县国土局向本报记者表示,园区所占土地全是建设用地,而非耕地或基本农田。但是国土局以领导和相关科室人员赴省会石家庄开会为由,截至发稿,未出示相关用地手续。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分享到:

网友评论: